花前酒

支持✪ω✪

傻fufu的旧茶:

rua!!!!

sugi@咸鱼躺床:

各位小天使多多支持哦(≧▽≦)这里帮忙宣传个

安慕希不是奶:

了解一下!

-御前炽骨-:

想!不!到!吧!

萧蔡本一宣来啦!!!(๑•ั็ω•็ั๑)感谢各位的帮助⭐详细请看图( •̀∀•́ )

希望多多支持

发自肺腑地,讨厌墨臭铜香
我知道她叫什么,可是她分明表现出的就是墨臭铜香的样子啊
真的难看
尤其是小号骂人
但是很多太太很喜欢她啊。。。
令人头秃
只能本着不歧视小龙虾的原则爱下去了。。。。

哭泣

棠蔡群宣~

各位棠蔡的同好,有没有觉得,在萧蔡、邱蔡、郑蔡的包围中,有那么一丝丝的寂寞(ಥ_ಥ)。。。
现在!不用寂寞!来!加入我们!
欢迎加入年下邪♂教♂组织现场,群聊号码:812828658
欢迎大家的加入~
这里会有很多脑洞的哦~

【萧蔡】【BE瞩目】茶馆梗第三发~(其实是酒吧。。)

最后一波!
其实这个不能叫茶馆梗。。。应该叫酒吧梗。。
是be哦,感情线只有一条,就是be啦~
请从第一篇的第一个转折点开始看~

这个梗里面的蔡蔡就比较惨了,在这个世界里,广电的魔手还没有伸向楚留香世界。
所以,蔡蔡也没有遇见沈袖。
他遇见的,是我们的梁妈妈╮(╯_╰)╭
而点香阁也不是沈袖所经营的茶楼,而是一间,经营某些不良营生的,酒吧。
而他当然是被坑蒙拐骗到这个酒吧的啦,也是被人下了套,但是他的身份证和一些随身的重要物件,都直接被扣下来了。
蔡蔡自然没有办法在这里用茶道来生存了,他的生存方式是当酒吧坐台的少爷,也就是忽悠客人喝酒,然后拿提成的那种。
这个情况下,他其实渐渐的,是被酒文化侵蚀着的,他渐渐的分辨不出茶香中的禅意与醇厚,却又被刚烈而疯狂的烈酒给入侵了。
他厌恶着酒,就像厌恶着泥沼一般厌恶他自己;他热爱着茶,就像热爱着高山上的花一般热爱着萧疏寒和他曾经的日子。
他认为他以前是挣脱了泥沼的花,可是直到他来到点香阁,他才发现,自己的根系依然深深地扎在这片肮脏的土地上。当他夏季里不留退路地开完花后,他只能再次委顿于泥沼之中。

当然!这酒吧里面蔡蔡也不是一点人际关系都没有的!
在这里他遇到了方思明,是点香阁的调酒师。
明明热爱着酒文化,并且,有些不太看得上蔡蔡坚守的茶文化。
茶那么苦涩啊,人生已经够苦的了,何苦再在苦涩中挣扎呢,好好地在醉生梦死中享受不好吗?
所以他会用给蔡蔡灌酒的方式来给蔡蔡安利(?)酒文化。
鉴于蔡蔡生活中的每一面基本都被烈酒侵蚀着,他虽然心理没有低头,但事实上,已经有一定的酒精依赖了。

再后来一点,因为蔡蔡一直关注着茶艺方面的消息,知道还是在这座城市中,那个曾经让他出人头地的比赛又要再次举办了。
他想再次从这个比赛上面,看见一些优秀的人才,来巩固一下他的信仰和他以前的荣光,甚至期望着能遇见一些曾经仰慕他、欠过他人情的人能帮他一把,把他解救出来。就偷摸着跑出去看,并且成功用很专业的样子混进了比赛场地内。
但是他没有想到,他刚刚进去,还在场地偏僻的一个角落里,他看见了郑居和和宋居亦。
他果断地避开了,他完全不想让以前师门的人看见他狼狈落魄的样子,更何况他们的关系本来就不算特别好。
但是他暂时没有办法走得太远,就只是躲起来,而郑居和和宋居亦却又没有离开,聊起了一些师门中的事情,比如掌门身体康健,邱居新商演数目增多,小棠的学习也蒸蒸日上一类的。
终于聊到了一下朴师叔,说他还在找蔡居诚,就很不理解地说,找到了最多要个道歉,别的还能怎么样啊。小宋也用很嫌弃地口吻说,那个家伙,根本就配不上我二师兄这个名头!他虽然茶品是不错,但是人品是真的不好,不只弄伤了邱师兄,连声道歉也不说就跑了,还弄得从小扶养他的朴师叔一把年纪了还四处奔波,身体都不好了也不知道回来看望看望。
郑居和倒是没什么所谓的样子,他说邱居新的伤没过两天也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对朴师叔,确实……毕竟也是有养育之恩的人呢。也无怪乎师傅并不大在意他叛出师门一事了。
也无怪乎师傅不在意他这个徒弟了。
蔡居诚在心里默默地想到。
他走了,师门倒是一片清净,上下安宁的样子。
所以,他不在,才是最好的吧。
只是,真的对不住朴师叔了。

他后来还是去看了比赛。比赛的几个孩子确实天赋不错,颇有风姿。
甚至有人在下面夸赞到,这大概是这个比赛举办以来,冠军最强的一次。
是呢,幸好萧疏寒没来,不然他名下的弟子又会多一个吧。那个人旁边的人说到。
哪会多一个,直接把二徒弟赶出去就好了呀。那个人反驳到。
哈哈哈哈,他们说着就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

蔡居诚打转方向返回,路上没忍住,跑了起来,还很不巧地因为没看路撞了一个人。
他抬头看了看,发现是他认识的,以前很仰慕他,他也顺手提携了一把的人。现在他身边跟了许多企图讨好的人。那个人向他伸出了手,似乎是想把他拉起来的样子。
蔡居诚也伸手,还没碰上,那个人便狠狠地打掉了他的手。
并用愚弄地颜色看着他。
你当年好好的武当二师兄不做,你要伤人,最终害了己,你来这里,莫不是还想伤害这些新的优秀子弟?那个人说到。你和我回武当向你的师门道歉吧,没准他们能原谅你。
保镖围住了蔡居诚,不让他走。
蔡居诚对那个人笑了笑,说,武当和那些个优秀子弟有没有人受伤我不知道,不过现在,这里就快有了。
他说完,挥拳朝那个人的脸上揍去。

蔡居诚再次回到点香阁中的时候,整个人看上去破破烂烂的。衣服也破了,身上还有不少伤。
梁妈妈自然是很生气他跑了还带伤回来,准备直接上去教训他。
但是一个近些天花钱如流水的大客户迎上去的身影止住了她的脚步。
那个客人很温柔地问到,你怎么啦?是怎么回事?
蔡居诚突然觉得,在酒吧里面,居然是真的有人在关心他的。他就笑着说没事,只是……在外面丢了些东西,顺便打了一架而已。
那东西呢?客人问。
没要回来,他说。
不过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我突然很想喝酒,你要不要陪陪我?

完啦!!!
开心~
我本来就只脑了be的酒吧结局的,其实还有一个,但是我都快忘了噜。。。
所以先不发了就!暂时只有三个梗~
希望你们看完第三个梗不要打我。。。我已经很惨了QAQ,瓜瓜为了这个梗在群里围追堵截了我三天QAQ!!!
以后。。。反正前两个梗过了就过了,第三个梗没准能成文,看我有没有空和评论的呼声高不高吧。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萧蔡/沈蔡】茶馆梗第二发

这里是茶馆第二发,前情请参考茶馆第一发,如果不吃萧蔡he的亲请在第二个转折点拉回来
提前避雷,是沈蔡he

这里的变化就是,小棠并没有发现小宋先发现了蔡蔡。
然后傻子小宋就直接冲去找蔡蔡了。不过他的目的,一是希望把蔡蔡压回来给邱居居道歉,二是想逼着蔡蔡不要再用门中的手法。总之,是为了门中好。
在他的角度上来讲╮(╯_╰)╭
但是这样对于蔡蔡来说无疑是噩梦了,这相当于是对他前半生的全然否定,按他的心性,不见得能撑下来。
于是沈袖出手了。
身为地头蛇,有什么要来砸场子的人还是有一定的消息了解的,所以他直接把小宋拦了下了,并和他讲了讲道理(用茶艺打败了他),正准备把他成功地撵回去,结果被蔡蔡看到了。
小宋这个时候,因为输了有些心态崩溃,口不择言就说蔡蔡既然已经拜入了别的师门,何苦再用他们门内的手法,并且觉得蔡蔡应该自请逐出门内。直接吧沈袖给气炸了,把小宋给赶走了。
小宋回去了就很气,这个时候终于被小棠成功地套了话,小棠一蹦三尺高,说你个没长脑子的二货啊,你这样说,怕是蔡师兄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小宋就很不服气地回嘴,本来就不希望他回来,哦不对,他道了歉就可以滚了。小棠一副不赞同的样子,溜走了。
小棠就直接去找了掌门,中间提了一下小宋被打败了这个事,掌门有一点点好奇的样子。就随便夸了几句沈袖,当然他内心是崩溃的,还要夸情敌。然后掌门提醒他不要被别人的茶道给吸引走了,要专注自己的茶道。
小棠:哦,我还好,但是你的二徒弟快被拉走了╮(╯_╰)╭
掌门:???
掌门直接扔下门中事务去找蔡蔡去啦。

但是蔡蔡这边,虽然不算全然的心态崩溃,但是也有一丢丢的难受,还是沈袖一直开解他并且安抚他他才好了一些。
也在这个过程里,他们直接确定了关系。过程是这样的:
沈袖:你真的对这类茶很擅长啊,不如改一下茶道,专精于此好了?
蔡蔡:这怎么好意思……我到底没有被武当除名,一徒二师,对你也不好。
沈袖:那就不拜我为师吧。
蔡蔡:可能你们……也不能传授外人的吧?
沈袖:那你当我内人啊。
蔡蔡:……
蔡蔡:好吧。

这个时候呢,掌门也找来了。沈袖还是给他们设置了一些障碍比如把他们来了这个城市的消息告诉一些富商,导致不少人都来请掌门他们去商演。甚至,还把这个消息买给了一些想要通过讨好喜爱茶道的高层人士企图晋升的人。并且很过分地说,一定!要去找那个白头发的!只有他才是主事拍板的!
因为小棠其实直接给邱居居他们也发了消息让他们回来。所以他们来到这里后是住的邱居居在这边的房产,也有支脉的人在这边打基础。所以,当掌门他们一来就被人流缠上以后,还好能找到合适的地点和人脉安置下来。
安置好了后就直接去找蔡蔡和沈袖了。并且秉持着“蔡居诚是我的徒弟,我要把他带回去”的信念,直接对上了蔡蔡。
不过蔡蔡是没有心理准备的。所以来的时候蔡蔡直接吓得抓住了沈袖的袖子,掌门一直盯着这个动作,蔡蔡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了开来。然后沈袖一把把蔡蔡的手给抓住了。
不过沈袖没有直接和掌门正面刚,只是把另一只手也放在了蔡蔡的另一边的肩膀上,做出一个让他安心的动作。然后蔡蔡深吸一口气上前,言明已学过沈袖门中的茶道,若掌门接受不了,可以将他逐出师门。
掌门:……
掌门:徒弟真的被抢走了!!!
然后掌门直接说要请教一下蔡蔡现在的茶艺,和他有一个小的比赛。
理所当然的蔡蔡输啦。
但是掌门也确实从他的茶中发现他很适合这门茶道,也发现,他的二徒弟蔡居诚,似乎和沈袖……有一些不同的关系。
掌门以前只能感受到茶中的醇厚滋味,而今,终于尝到这茶中的苦涩呢。
蔡蔡就直接问,我现在能退出吗?
掌门哑了。
不过掌门也知道什么是对蔡蔡好,虽然没有让他退出门派,但是答应他可以跟着沈袖。就相当于嫁出去了嘛。
最后掌门也就只尝到了苦涩的茶中一味呢。

中间就不加邱蔡的情节了,我实在是觉得我圆不回来了,就。。放弃吧_(:з」∠)_
这里沈蔡之所以是he呢,是因为他是真心爱着蔡蔡,也愿意看他自由自在,但是他也了解蔡蔡心中的敏感,并且愿意为他除除草。而掌门be呢,就是因为他不会除草╮(╯_╰)╭

【萧蔡】茶馆梗第一发

大概是。。快期末了,给自己攒点人品吧还是_(:з」∠)_不过由于太忙了,大概。。。是延续了群里面留梗不留文的美好品质!

一共有三篇,是同一个au下面的不同走向,第一篇和第二篇是糖,第三篇是刀子,为了避免大家吃的cp不一样,所以会分为3次发。
这是第一篇啦,给看文(脑洞)的宝宝们比心~

萧疏寒是一位茶艺大佬,在业界声名很高,然后收徒弟只看眼缘。他的茶道也是偏向无情的那种,心下无尘,不染尘埃。蔡蔡小的时候有一次看到过萧疏寒的表演,并且被指点过两句,在那之后就下定决心要拜入萧疏寒门下。后来有一个大型的比赛,在金陵,蔡蔡第一次参赛,并取得了第一名,也就顺利地拜在萧疏寒的门下了。
因为蔡居诚实在是发自肺腑地崇拜萧疏寒,也很希望可以成为想他那样的大佬,所以他刚刚入门后的目标就是希望可以成为萧疏寒他们门派,或者说是萧疏寒这个人的代言者。所以他会有意识地模仿萧疏寒的一些行为,欠打的那种,也就引得他的大师兄并不喜欢他,不过蔡居诚也不在意,毕竟他觉得大家都是竞争关系。后来,邱居新和、宋居至和萧居棠也拜入了萧疏寒的门下。而邱居新的天赋到底是要比蔡居诚更好一点。
在一次本门举办的邀请赛的时候,蔡居诚输给了另一个人,当时场面,就很尴尬,毕竟蔡居诚一直以门派代言者自居,输了相当于是整个门派都输了面子。但是后面邱居新挑战了那个打败他的人。大家就都觉得蔡居诚,其实是个辣鸡,毕竟邱居新根本没有入门多久。
在比赛之后,新人都打出名气了,是会去参加商演赚钱的。而蔡居诚也还是去了几次商演,但是反响都不太好,尤其是有一次直接差点被主办方退了。这导致他心态有点爆炸,进而恶性循环使他泡出来的茶更不如以前。只能灰溜溜地回了师门。
这里补充一下蔡居诚的家境,他是小时候离家出走的,他幼时父母离异,归在了母亲名下,他的母亲也是一位茶艺师,不算特别出名的那种。但是母亲后来因故去世了,就由姨妈照看,但是他姨妈对他并不好,所以才会离家出走。所以在这种人生的低谷期,是没有家人陪着他的,而师兄弟基本也在忙,师傅本身对他有一点点失望,也没怎么管教他,也就导致他钻牛角尖钻地很厉害,觉得一定要胜过邱居新,才能重回人生巅峰(x。
然后剩下几个师兄弟除了老大,家境其实都很不错,是大家族的那种。也就有点看不惯蔡蔡本来小家子气还硬充豪爽的样子。
但是等居居们回来后,蔡居诚直接向邱居新挑战,但是由于心态实在是很不稳,不小心,或者说在心情激荡下的潜意识反应下,他把刚刚岀壶的滚水泼到了邱居新手上。
他其实真的不是存心的,所以反应过来后就一直道歉并想送邱居新去医院,但是郑居和和宋居至就护着邱居新,不让蔡居诚靠近他,生怕他会再次伤害邱居新的样子。蔡居诚一下子被刺激到了,直接把身上带的所有现钱啊,卡啊,都甩给了邱居新,然后把密码一说,就直接离开师门了。

前置都是一样的哦,接下来是萧蔡he的情节:
蔡居诚跑出去后就满世界地游走,因为他不知道去哪里,也不想被师门的人拉回去,他慢慢走,没注意回到了他的家乡,他母亲的坟墓旁,他于是就进去祭拜了一下自己的母亲,正巧碰到了另一个祭拜他母亲的人,发现并不认识。一番询问后,他知道这是以前被母亲指点过的茶艺师,叫沈袖,在本市开了一个茶馆,也是以表演茶艺为主要的生计。蔡居诚索性就跟着他回了他的茶楼,在看过、品过他的茶后,发现他的茶居然很不错。细细询问过后,却发现沈袖和萧疏寒是完全不一样的,沈袖认为,茶中有人生百态,能做到想表现什么感悟就表现什么感悟才算是真正的大师,不过由于他自己的经历也不够,暂时还达不到这个高度。蔡居诚觉得很有意思,便和他学习起了这种茶道。但是没有放弃萧疏寒交给自己的泡茶手法,他自认已经被逐出师门了,泡茶手法是他最后的印记,他不想抹灭掉它。
另一边,邱居新其实也并没有要赶蔡居诚走的意思,只是单纯地,不知道怎么说话。但是他看师兄走了他也很懵逼,觉得还是应该把师兄找回来。但是萧疏寒缺似乎是完全不上心的样子,大师兄和老四甚至阻止他去找。他只能私底下慢慢找。
其实萧疏寒也不太好受,但是他觉得他是对的,而蔡居诚是错的,所以没有任何主动行为。但是他也因为这件事产生了一些心态上的动荡。

蔡居诚还在练习中,也没防住还是有人要上来踢场子。不过他蔡居诚是谁啊,自己本门派里面都把仇恨拉满了的人,真的是毫不犹豫地怼回去了,并且成功打败了踢场子的人,给沈袖还拉了点赞助。
但是呢,这个踢场子的人也不是普通人啦,他是有一定背景的,他的家族也算是一个茶艺的大家族了,这个家族姓宋。
啊对,就是小宋居居的家族。
然后这个人就直接这边搬外援了呀,直接给小宋去了信,不过由于其实地理比较远,他也就没认出来这个是小宋的师兄,只是提了两句他们的泡茶手法比较像。
小宋接到信就炸了啊,他们门派的泡茶手法,还是不外传的,一看就猜的到是谁,所以准备直接上门踢馆子了。

这里是第二个变化点哦。
但是很不巧的,萧居棠看到老四联系期间居然打算出远门,俏俏地旁敲侧击地套出了小宋知道蔡居诚的下落这个事,于是果断地准备丢下老四自己去,并且设了个套让老四去不了。
在他去找我们亲爱的蔡居居的时候,蔡居诚其实也在加紧学习,并且卓有成效,总之就是在找来后秀了棠棠一波。
但是小棠对他蔡师兄还是没有那么反感的,做了几次传话筒然后成功让蔡蔡回去了一趟让萧疏寒认识到了无情的局限性,然后突破。

……其实就是过程并没有想的太完善,不过总之就是蔡蔡和他师傅he了……

真是太不容易了……

不知春

严重的私设,没喝过这个茶_(:з」∠)_
所以一切都是瞎编的,为了我蔡


蔡居诚会泡茶,这点其实很少有人知道,知道的人也没谁细品过,所以当点香阁变为茶楼后,很多人一度认为他会被新任掌柜的给扔出来。
可惜这个想法没多久就被现实打了一巴掌回来。蔡居诚的不知春一夜之间闻名于世,从以前被人耻笑的对象,变成了一位至少表面被人崇敬的茶艺大师。
这也引得许多人越发的好奇起来:这蔡居诚手下的不知春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呢?竟能让那许多眼高于顶之辈趋之若鹜?

至于喝过的人,虽然的确被那小小一杯碧汤诱得心驰神往,却也不得不承认,那不知春是真的苦,又苦又涩,除去那最后一抹回甘,其他都没什么滋味的。
于是便有人说,蔡居诚莫不是有什么心愿达成了,否则那抹回甘怎会如此动人心魄。
这个说法也在江湖上面传开,众人都说,想来是蔡居诚有机会回武当了,或是他因点香阁换了掌柜而有所进益。

可偏偏也是沈袖,方知晓蔡居诚是没有什么心愿达成的。
他初时也很好奇,在尝过蔡居诚的不知春后,他也是不知道为何会在一碗茶汤中仿佛窥见一个翩翩少年郎。
而后,在不短的时间里,他都去寻得这晚春茶,以期能得见那茶中少年的全貌。
也在这段时间里,他大抵知晓了那少年是谁。
便是少年蔡居诚。
不知春,便只得其余三季滋味:夏日的炎热,秋日的萧瑟,和冬日的苦寒。不识春,却偏偏期盼着春至。
便是这份期盼,化成动人心魄的一抹甜,可惜这甜也只有一瞬,过后,便又是无穷无尽的苦涩。
春天永远也不会到来。

瓜瓜给的脑洞!我隔了这么久,终于肝出来了,肾虚!
不太好吃的甜排骨,可以有ooc,不喜欢请绕道
鉴于一开始的目的是棠蔡,就还是把tag打上了,接受不能的就当成侠蔡好啦~
封面是美丽的花花!

鉴于。。。某个大猪蹄子太难写了_(:з」∠)_
青杏小暂时坑了。。。
想追后续的亲还是取关我吧QAQ

【萧蔡/侠→蔡】青杏小

大概是……没有太太接受的脑洞,我愉悦(x地把它产了出来
应该是虐向,只产虐向了解一下?
写完感觉得加一个文手复健向,看不下去请千万别看!
有一句话侠明和(另一个)侠→蔡,洁癖党请绕道。
私设一箩筐,萧疏寒属于网易,ooc和蔡师兄(被打)属于我!

“诶你说,”那个常常来看他的华山少侠抱着酒坛在哪找他抱怨,“你那个……什么萧疏寒,对,就你那个师傅!”
他撇了少侠一眼。
“他们武当!那么有钱!还有朝廷在后面做支柱!为什么!还要找我们还钱啊!!”
蔡居诚冷漠脸:你们到底有多穷是!已经可以从华山改名丐帮了吗?!最主要的是为什么这么穷还有钱来点香阁!!!
然而又穷又皮的华山少侠没有在乎他的冷漠脸,并且习以为常地反调戏了回去:“我说蔡师兄啊~你以前不是管钱的么,悄咪咪地告诉咱华山到底欠了多少,咱就把这坛酒送你!”说着把酒举了起来,献宝一样谄媚地笑着。
蔡居诚继续冷漠脸:“你道我是你华山那帮子酒鬼,没酒会死的?”
“那……当然不是!”少侠放下酒坛,又转了个身,“不过我这酒可不是普通的酒!是从我绑定奶那里偷来的青杏酒啊。她可是把这酒说得神乎其神!我都没有上供给我们齐师兄而是给你了呢~看在这个份上,师兄就告诉我好不好啊~”
“不要。”冷漠三连。
“啊啊啊,蔡师兄你不要这样对我嘛,不如先来尝一尝?”少侠小心翼翼地揭开酒坛,取过酒杯,倒了一小杯放在蔡居诚面前。“师兄尝尝看?其实就算师兄不说也没有关系地啦,反正我们也注定还不完了……还不是谷师姐,听说我与你交好便硬要叫我来问……”
蔡居诚被这少侠吵得头疼,举起酒杯便一饮而尽。
青杏酒不好喝,他想。又苦又涩,难得的滋味便是那一点酒香,可惜被身边这个二傻子给提早挖了出来,也不够醇厚,大概是不值当他们华山欠的九分一厘。
“看样子你被骗了,”他放下酒杯,“这酒的滋味不如何。况且,你我何时又是交好友人了?”
少侠抱头痛哭:“我居然被绑奶给骗了??而且蔡师兄都肯喝我的酒了,哪里不算交好友人啦!”
说着他抬头看着蔡居诚,准备趁师兄一个不小心虎扑抱住,并且趁机撒个娇。不过这一抬头,把他吓了个够呛。
天下江湖人皆知,蔡居诚乃武当二弟子,有鹤之姿。然而……现在在少侠面前的这个蔡居诚,大抵只有……雏鹤之姿了。
说是雏鹤缺也不完全正确,因为面前的分明也是个眉清目秀的大好少年。可是这和他日常印象中的蔡师兄实在是差的太多了啊噜!
这时就要为少侠念一声道了,毕竟蔡居诚还是个大活人,会发现自己身上的不正常也是自然的,那么少侠会挨一顿蔡师兄的毒打也是自然的了。
无量天尊。

“所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年蔡居诚坐在野外的大石头上气呼呼地看着少侠。很奇特的,蔡居诚身上的软筋散似乎已经没有效应了,于是蔡师兄果断地冲出了点香阁,少侠只能紧随其后。还好因为师兄的姘头(并不是)因为和自己见过几次因而手下放了点水,少侠才能护住自己和蔡居诚一路冲了出来。
怀着自己英雄救美了蔡师兄应该会好好谢谢自己,没准还有两人世界的幻想,少侠刚刚护着蔡居诚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野外,就听见他心上师兄说:“赶紧把你那绑奶叫过来!这酒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变小?!”
啪叽,幻想破灭了。
少侠只能尽快地私聊自家绑奶,并奢求绑奶过来后不会和她家暗香一起把他打一顿。
当然,他的奢望总是不能实现的,他被云梦和暗香愉悦地爆锤了一顿。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锤了少侠一顿后回归本职的云梦说道,“这酒本是我亲自酿的,无甚特殊的。只不过这青杏是从祖师的院子中摘来的,听闻是祖师在极阴之地寻得,拿来酿酒对女子有一定的好处。可……为何会导致师兄变小我却是不知了。”
蔡居诚听完,虽是愁眉紧锁,却仍是选择了先把少侠打了一顿。
鼻青脸肿的少侠为了避免再挨打,脑子总是转的贼快的:“既然这是从极阴之地寻来之物,那不如去找到极阳之物?没准能化解!”
众人都望向云梦,只见她垂眸沉思:“虽然你这碎嘴子的话有几分歪理,但是这极阳之物却不是这么好寻得的,我能想起的,这江湖之中,能和极阳二字扯上关联的便只有那武当掌门,师兄师傅的至阳内力。”
她关切地看向蔡居诚:“师兄你……能够接受,我们前去寻他吗?”
少年蔡居诚却没有再看向他们任何一人,而是遥望着天边,看着天际的飞鸟飞往复来。
“能又如何,不能又如何呢,抉择权总规不在我的手上。”
少年跳下石墩,向着他刚刚凝望的方向前行而去。
那是武当的方向。
“你们愣着干嘛?不跟上来?”他回头,看向后面的三人。
“来了来了!”少侠狗腿地冲上前去,“师兄你走着累不累啊,前方不远就有车夫哦,虽然我比较穷嘛,不过云梦和暗香还是有钱的,我们坐马车去武当吧……”

在差点要闹着当街卖艺的华山少侠的逼迫下,云梦交了车费,到了武当。当然,许多武当少侠盯着变小的蔡师兄也是瞠目结舌,一脸想要上去摸摸是否是真实的样子。
华山少侠当然不可能让他们那样做,正准备上去就抱起师兄来一个轻功五连,结果蔡居诚自己御剑去了金顶。
哦豁,论,自己心上人的剑术比自己好怎么办。

萧疏寒自然不是不认蔡居诚这个徒弟的,虽然他确实犯了一个大错,也确实是孽障了一些,可是只要能回头,还是好的。
更何况他还变小了不少。
恩,你没猜错,萧疏寒比起成人,更喜欢小孩。
但并不是恋童癖呢,请自重哦。
他只是喜欢幼子的单纯可亲,天真无邪,并愿以身作父来辅导他们,教养他们。
可惜没能教导好蔡居诚,他也是很遗憾的。
如今,变小不少的蔡居诚回来了,他也能重新教导于他了吧?

没写完……感觉后面的剧情有点卡了,因为有太太敲着碗催更我就先发出来啦~
应该是虐向的,你们信我QAQ
我本意是虐一波掌门,可不知为何虐了少侠(儿子我对不起你QAQ